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太极研究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太极研究 > 文章

太极推手【四】

时间:2022-04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田金龙 - 小 + 大

在四两与千斤的博弈中,四两之力可以忽略不计,博弈从何说起?然而,空劲的出现,让千斤力着了魔,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。

一、意境


空劲,一种获得与运用空间的力量,因其力用之与空,故以空名之。空劲生起,如有魔力。它包含一切方向而归之于“无”,让你在任何方向上都感觉不到力量的存在,没有左右、没有上下、没有前后,没有对抗也没有离开。似乎一切都消失了,然而又若有若无的存在着,真假难辨,如梦如幻。它没有力量,却又像山一样矗立在你面前,让你感到压抑,情不自禁地要飞扑过来;它没有接触,又像影子一样紧紧跟随,“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”,让你孤独迷茫,又不敢轻举妄动。在矛盾中,变得紧张焦虑,迟疑呆滞。好像那一刻凝固了,一切的思想都中断了,行动也终止了,只剩下寂静,可怕的寂静。


对方进入空间,四面不着,犹如进入一个漆黑的房间,恐惧中充满了期待,就在此时,四两力出现了。四两力是一个刺激,犹如为暗房打开一扇天窗,射来的阳光成为一种希望,强力地吸引着房中人,以近乎冲动的方式迅速朝向光明。这是一种本能,它拥有能量,却迷失了自己;它有勇气向前,却不知前方布满陷阱。这是一场空劲与四两力唱起的双簧,空劲让对方迷失方向,四两力为对方指引方向。这也是“有”与“无”的哲学,就是在你有方向的时候,我让你失去方向;在你没有方向的时候,我又给你一个方向。就这样,由于空劲的铺垫,四两力也强大起来,它引导千斤力走向了落空。



二、趣味


空,是一种享受。无论是演练还是推手、是发放还是被发放、是运动员还是观众,都有一种轻松、优美、舒适、愉快的感觉,令人着迷,陶醉其中。各种人都能从中找到良好的感觉,有人喜欢它的轻松自如,随意洒脱;有人喜欢它的行云流水,空灵飘逸;有人喜欢气息通畅、神清气爽;有人喜欢安闲宁静、心情愉悦。不管喜欢什么,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它就是这么受用,在享受中,功夫也练出来了。  


空劲之体,通灵剔透,珠圆玉润,是慢慢地打磨出来的。修炼过程,虽然花时间、花功夫,却很有乐趣,一点也不枯燥。闭着眼睛,静静地感知,半睡半醒,那种惬意。不过,你以为练上几天就能得到空劲,就大错特错了。你还需要耐心,不能着急,一着急,它就跑了。桩功、套路练习中是如此,推手中也是如此。你要经常提醒自己,要不断反省,在反省中否定自己。尤其是推手中要坦然面对一切,不要指责别人,无论对方是用力还是用巧,错误永远是自己的。你只能有一个念头,让你变得更空。这个心态就是你的道场,身体就是炼丹炉,空劲从这里孕育出来。


三、起修


一开始就要体验空劲是不现实的,可以先从有限空做起。有限空是指运用技术手段造成对方短暂的落空,随即在落空点上将对方击发出去,最经典的是拔根。由于拔根造成的落空程度不大,时间短暂,稍纵即逝,如果不能抓住时机,即时发放,对方很快就能调整过来,从而表现出技术的有限性,所以说它是有限空。然而,由于它对空劲的要求不高,可以用较大的力量刺激对方,技术上容易实现,效果依然很好,而成为推手中最常用的入门技术。


也不必好高骛远,对于初学者,学会拔根技术已经足够了,推手中80%的技术就体现在拔根的功夫上。拔根技术也容易掌握,一般来说,几个月可以见效,3到5年就会有很不错的成就。我教的都是在校大学生,他们入学前都是零基础,几乎没有接触过武术,不过是为了应考而临时选择了体育,几年下来都能掌握这个技术,甚至还有上佳表现。如果把他们的精彩镜头剪辑一下,确实令人振奋,可以证明 “发人丈外”,并非虚言。甚至有许多场次,不必剪辑,可以完整版的再现。这些孩子们是很有底气的,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太极拳的实力。大家都知道,早期的推手赛场是摔跤的天下,一个三流跤手就可以霸占擂台。今天不一样了,最好的跤手也坚持不了几轮。这个进步是全体太极人努力的结果,也是两个体系长期论战的结果。


四、证悟


搭手即飞,很有震撼力,很多人醉心于此,不愿意再前进一步,甚至认为这就是最高境界。确实,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难得了,没有10年苦功是不可能的。但我现在偏爱空劲,不想再发放了。或许是因为我老了,发不动了,只能玩玩空劲了。但它让我保持了竞技能力,每天还能跟年轻人干上几个小时。常常也有人问我,为什么不直接教他们空劲?这个不好回答,但我要说的是,无限空与有限空在技术上并无特别区别,依然是拔根、打根、落空、发放,不过是对技术品质的追求不同,更讲究空劲的认知与纯度,这是时间磨出来的,体验中领悟出来的,哪里能拔苗助长呢?


具体怎么做?一言难尽,还是找一个师父吧。我知道高人很多,也不敢见笑于大方。但是,空劲确实很有意思,我汇报一下,姑且当个故事听听。我收弟子必做一件事,就是一见面闲话少说,直接到训练馆里动一下手。我最喜欢做的是打“跪”法,让他下跪几次,一是开个玩笑,二是作为见面礼。人家大老远赶过来,总要给点见面礼吧,我的弟子几乎都是这样收过来的,也算提前搞过“仪式”了。平时训练中,我喜欢看着他慢慢瘫痪倒地,跟喝醉酒一样,那种沮丧的样子;看他坐在地上,张着嘴,看着我,那种丧魂失魄的样子;我喜欢让他想倒还倒不下去,腰腿酸疼难忍,那种痛苦的样子;我还喜欢让他傻傻地站着,以为嘛事没有,然后突然一空,那种莫名所以的样子。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,才每天在训练馆里呆上几个小时。我这一辈子就想证明空劲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?我这样做,不过是找找乐子,可以吗?


一种武技,本是杀伐之术,最后变成了一种游戏;一种运动,本是健身娱乐,却用来作为提升精神境界的手段;一种哲学,本是探索生命的智慧,却因为弱小与强大的思考,演绎成四两与千斤的博弈。我们不得不赞叹古人的伟大:有技如斯,夫复何求!



作者简介:

田金龙:首届中国武术博士、邯郸学院太极文化学院院长、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、国家级武术裁判、中国体育科学学会武术分会常委,江苏省散打扬州训练基地主教练。

“三摇三摆”太极拳创始人,培养出全国推手比赛冠军一百多人,全国散打比赛冠军4人。 


上一篇:太极推手(三)

下一篇:太极推手(五)

苏ICP备19041545号-1  |   QQ:344300609  |  地址:江苏扬州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版权所有 钱华的个人博客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.COM